Self-hypnosis Crematory

我是砂糖酱的脑残粉

不眠症。

想着有的没的的东西就会睡不着,但即使不想也不能睡着。

不安,恐慌。……我究竟是何时变成了这般模样?

1 / 3

© SiO₂ | Powered by LOFTER